燃钢之魂全集_第③十③章将太阳推向……⑦零零零全文阅读-TXT全集完结下载-书包网
书包网 > 燃钢之魂 > 第③十③章将太阳推向……⑦零零零
     中庭中央舰队,旗舰先行者号舰桥,塔奎因司令在看见虚空母兽那失去了活性的血肉后,终于将一直负在身后的双手抬起,按在自己的脸上。这位老人颤抖着呼出一口气,然后用疲惫的声音笑道:“结束了……最近这几个月实在是……可恨的虚空母兽,可恨的佛尔比人啊!”

    一边说着支离破碎的话,老人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变得充满了愤恨,能够看见,有闪烁的灵能光芒从塔奎因盖在脸上的手指缝中射出,这位中庭舰队的司令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对邻居们的怨恨——如果不是佛尔比人召唤了虚空母兽,没将其消灭,如果不是佛尔比人毫不抵抗,慌乱的逃出母星,如果不是佛尔比人没有半点提醒他们的意思,打算将他们作为拖延虚空母兽的诱饵,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倘若佛尔比人早就通知中庭人和他们合作,说不定虚空母兽根本就没机会成长到如此巨大的地步!

    一切原本远不至于如此,一切都是佛尔比人的错。

    这种想法,在整个中庭社会中流传,无数曾经对外界未知种族抱有好感的中庭年轻一代都因此扭转了自己的认知,令原本愿意以善意对待外来者的中庭人思潮转变为警惕他人的排外者,这一切都是佛尔比人犯下的过错,塔奎因在心中暗暗发誓,倘若有一天,他再一次遇到了佛尔比人的流亡舰队,他必定会率领大军将它们毁灭,一个都不剩的彻底净化!

    就如同净化虚空母兽那样。

    放下了手,老人抬头看向星空,在那里,有一艘飞船正在缓缓靠近似乎已经失去活性的母兽血肉,所有的船员和科研人员都做好了死亡的觉悟,他们将要近距离确定母兽是否彻底死亡,并且尽可能的探测母兽的灵能核心位于哪一步。

    说实话,塔奎因并不觉得母兽能够从亚空间破碎炮的轰击下活下来,他曾经见过战舰迁跃失败后的结果,即便是最强大的特种合金都被切割成了沙子一样的碎屑,船员的血肉混杂着机油,在半生体飞船的残骸中流淌,没有任何生命能在那种混乱的空间中活下来,更何况在此之后,它还会暴露在宇宙空间,历经各种各样的辐射照射。

    这是他的想法,也是大部分中庭人的想法——包括海神星要塞中的留守人员在内,许多得知这一消息的中庭军人都长吁一口气,庆幸自己不必与母兽正面对敌,毕竟就算他们愿意为了同胞和故乡献出生命,但能不死肯定是好事。‘击败’母兽之后,许多人甚至已经开始畅想起未来荣耀归乡的场景,也有不少人开始为牺牲的战友哭泣。

    但远方宇宙空间中,混沌魔物的异动无情的击碎了他们的畅想。

    “高能反应!”

    就在所有中庭人脸上都挂着一丝笑意的刹那,侦测台方面却突然亮起了红色警报!这一瞬间,原本的母兽血肉残骸中,突然有千百条粗大的触手暴起,将正在小心翼翼靠近的科研船牢牢缠绕住,坚固的合金外壳和紧急迁跃脱离装置都没有任何用处,它在短短的一秒内就被扭成一团钢铁残骸,然后在剧烈的爆炸中化作无数碎片。

    而与此同时,一道如同利剑般,锐利而明亮的光束从那本来应该没有任何活性的血肉残骸中射出——它跨越了光秒的距离,直接命中了亚空间破碎炮的本体,那银色的菱形八面体,恐怖的能量波动几乎是在瞬间就将这巨大的人工造物,中庭人的骄傲从头到尾直直贯穿,余波甚至从其尾部爆出,让为数不少的中庭舰队被打碎了护盾,陷入了暂时瘫痪。

    不久之前,就连传奇法师诺查丹玛斯都被暗算了的灭世光束再一次出现,但如今,它远不如当初仿佛时空都能破碎的威势,只是一道粗大又凝实的要塞级主炮,但就算如此,在中庭人没注意的情况下毁灭一个刚刚制造好,还没有配套护盾和防御设施的超级武器也是毫无问题。

    噗,噜————

    真空之中,声波无法传递,但所有用震惊的眼神看向远方宇宙空间的中庭人脑中,都似乎出现了一声声仿佛烂肉和内脏拍打在一起,然后重新聚合的声音,中庭中央舰队旗舰舰桥,塔奎因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指向光学镜头中那正在缓缓重组,再生的虚空母兽,他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无形的力量压迫他的发声器官,令其只能颤抖着注视魔物之母再一次重现这个世界。

    从空间裂缝的千刀万剐中重生,虚空母兽恢复成了原本圆球海胆一般的形状——但和最开始相比,它的体型大大缩小,直径只有约五十五万米不谈,原本坚固的外壳此时都还没有再生,只有无数碎裂又松散的黑色几丁质残片,厚实的灵能护盾更是透明到仿佛不存在,但就算这样,它也是体型超过要塞的超级生命。重新从松散的纳米病毒形态组合成如今的巨型个体,母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饥饿——它饱受重创的所有组织都在呼喊着能源与有机物,它急需前往一个生命星球掠夺它的生态圈饱餐一顿,恢复自己的质量与状态。

    但很明显,远光星系距离最近的生态星球因为星球轨道的运行仍有几十个天文单位甚至数百个那么遥远,想要过去,凭借它这残破不堪的身躯,说不定在路程中途就要散架。但没关系。

    眼前,不就正好有这么多的有机资源吗?

    母兽转动着自己的躯体,它将甲壳最厚的正面对准了陷入了慌乱,此时正在迅速整理阵列的中庭人舰队,对于不忌口的混沌魔物而言,大半个舰队都是半生体半机械结构的中庭舰队完全就是可口的大餐,至多需要扒开外表的那层铁罐子。它不介意这么一点麻烦。

    所以下一刻,大致重组完毕,却缩小了好几圈的虚空母兽便以比以往更加凶残,更加狰狞的负伤凶兽之势,朝着勉强重组阵型的中庭舰队扑去,它的速度在刹那就加速超过了千分之三光速,而中庭舰队也毫不犹豫的齐齐开火,以灵能光矛应对这巨大的来犯之敌,可即便是中央舰队加上殖民星三舰队一共超过三千五百艘战舰的齐射,至多也就是将母兽正面约莫十分之一的区域烧焦,破坏深度不超过三百米,这对母兽而言虽然痛苦,但也就仅仅是挖掉了一块肌肉而已,完全不足以让它停止行动。

    攻击,暂无效果,防御,毫无意义,逃避——面对直径超过五百公里的巨型陨石撞击,位于边缘的战舰可以逃得掉,位于阵列中心的主力怎么办?还不是要被母兽撞的粉碎!

    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它吗?

    从大喜到大悲,心情大起大落的塔奎因司令此时双眼中除却茫然的愤怒外,什么都没有,他可以带领舰队和其他种族的舰队在小行星带中绕弯子,可以轻易的驱赶庞大的太空变形虫群族,但他从未遭遇过如此情况,也从不知道怎样对付这巨大,坚固,能再生,就算是被切成粉末都能活下来的超级生命——这实在是超出他的能力范畴之外了。

    但很明显,这位老人忘记了一件事——他们来自母星的援军可不仅仅是送来引擎的中央舰队,还有他们从虚空门扉中召唤而来的虚空生命。

    母兽的后方,一道炙热的赤色火光伴随着爆炸般的速度,后发先至,撞到了母兽后方,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的什么的时候,原本朝着中庭人舰队凶猛扑来的母兽仿佛痉挛了一般的扭动了一下,然后飞行方向出现了偏差。对于宇宙级的尺度,以光速千分之三急速行动的物体而言,偏离了一点点方向,就是彻底错开,十几秒后,目瞪口呆的塔奎因便注视着巨大的虚空母兽擦着中庭人舰队的边缘,朝着他们的后方飞了过去!

    而此时,被母兽一根触手拍飞的乔修亚再一次加速,朝着虚空母兽的尾部飞去——刚才正是战士对准母兽的后方发起攻击,令它的行动方向产生了偏差,救下了了中庭人一命,也正是他不停的攻击母兽的身躯,让已经被他进入体内的后果吓怕了的母兽将注意力转移到对他进攻上,而忘记了自己正在急速朝着海神星方向移动。

    很快,虚空母兽就越过了海神星要塞,这个中庭人建立在海神星引力平衡点上的人工要塞,和乔修亚一起朝着海神星的内部轨道急速飞去——在这期间,母兽当然的发现自己正在被这颗蓝色气态巨星的引力牵扯着的下坠,它想要加速摆脱引力的束缚,可既然有乔修亚在,就不可能让它成功,凭借着母兽的血肉,乔修亚再次燃烧熔炉,拼劲全力的去牵扯对方的精力,让虚空母兽无暇改向加速。除非对方想要被他再一次进入体内,搞一个大爆炸。

    假如是那样的话,乔修亚不介意真的再来一次自爆,把母兽剩下的两个能量核心彻底爆破。

    一身冷凝液——植物组织渗出水分——的塔奎因擦下额头上留下的水,他惊疑不定的看向乔修亚与虚空母兽朝着海神星坠下的方向吗,以这位舰队司令的智慧,他当然猜出了是乔修亚等人刚才牵扯了母兽的精力,让对方没有扑灭他们的舰队,但将对方逼迫到海神星轨道是打算……

    他的思维突然停滞了一下,塔奎因感觉,这背后肯定有着什么关键至极的要素,但他却无法理解,这让老人感觉痛苦不堪,但不管怎么样,伴随着一拳明显至极的波纹在海神星的表面扩散,足以证明虚空母兽已经彻底撞入气态巨星内部。

    一颗外层百分之九十九由氢与氦组成的气态巨星。

    “‘巨神’究竟在想什么?”

    控制室内,无数声音响起,讨论,通过光学仪器聚焦,所有人都能看见与虚空母兽缠斗的乔修亚四臂巨人形态,惊魂未定的他们当然感谢这救了他们一命的援军,但却无法理解对方的行动究竟是为了什么——将虚空母兽打入气态巨星有什么意义吗?这难道不是让对方借助厚实的气态层隐蔽自己的行踪,进而缓缓汲取物质恢复伤势?对于虚空母兽的能力,他们都已经有人大概的了解,所以才有人会疑惑。

    “难道是,巨神打算利用海神星上的剧烈风暴,来撕碎虚空母兽的结构?”

    有人提出了这样的可能,却被大多数人否决,因为物理上破坏母兽肉体的结果刚才大家已经看到,除了让母兽瘫痪一阵子后没有任何意义,说不定还会让对方分裂产生子体,变得更难对付。

    “等等——看啊!”

    忽然,观测台附近,响起了一位船员的惊呼,他立刻将自己所看见的一幕传给了周围的人,于是,消息扩散后,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海神星那蓝黄白三色混杂的巨大星体表层,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深绿色,这深绿色一开始就像是一滴落入油中的水,但随后便开始了急速,仿佛文艺一般的扩散,混沌的波动起伏,将周围的一切都侵蚀成绿色的波澜!

    “是母兽!虚空母兽正在气态巨星中扩散……它们难道不是只以生态星球为食吗?”

    这话一说出口,便让说出这话的中庭人自己闭上了嘴巴——即便是中庭人自己体内都有大量的微量元素,所有智慧生命都不可能由纯粹的有机体组成,虚空母兽能以气态巨型中的物质为食半点也不奇怪,说出来只能显露自己的无知。

    此时的虚空母兽正在经受海神星风暴的冲击,它脆弱的外部躯体正在被如同链锯一般的疾风切割,吹散,然后化作毫无活性的物质颗粒,但与此同时,它也在急速凝聚坚固的流体外壳,抵御狂风的冲击,除此之外,它还贪婪的汲取气态巨星外层的微小物质颗粒借以壮大自身,而以绿色扩大的势头来看,相比起海神星恶劣的环境,似乎是虚空母兽的能力更胜一筹。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中庭舰队开始合流,朝着海神星表层轨道下降,塔奎因面色糟糕的询问自己的副官,却得到了更加糟糕的回答。

    “抱歉,司令……因为亚空间破碎炮的供能,还有刚才对应母兽的几轮齐射,战舰剩余的能源已经不多了……我们办不到一边抵抗海神星引力,一边发射灵能光矛。”

    面如白纸一般的副官麻木的说着如今中庭舰队遭遇的困境,而在其他所有战舰的指挥处,都在上演类似的一幕:所有人都被告知,他们要不坐视虚空母兽在气态巨星中恢复状态后,再来正面打一场,要不就一边发射灵能光矛,一边被海神星引力拉下坠落。

    说的明白一点:等死,或者去死。

    “……这是超越我们技术应对范围的超级生命。”

    中庭殖民第一分舰队司令,那位秃顶的中年人摸了摸自己已经没有半片叶子的脑袋,露出了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他对内部仅对指挥官级开放的灵能通讯频道中平静的说道:

    “我有点想认输了。”

    而殖民星第三舰队的司令,名为席拿的中年中庭人看着自己手中,刚刚落下的一片枯黄叶子,他沉默了许久。这个中庭人想起了很多事情,自己如何参军,如何在宇宙中航行,如何一点一点的从低级军官爬到如今舰队司令的底部。最后,席拿回忆起了一个很熟悉的老人,那个驾驶着宇宙战机,不惜生命也要通知友方两位虚空生命的老人。

    阿尔泽拉平静走向死亡的面容在席拿的脑海中回荡,这令他的心平静了下来。第三舰队的司令感觉有一股力量充斥自己的全身。

    “绝对不行。”

    他如此说道,充满了决心。

    说完之后,席拿反倒是笑了起来,他也不在忧虑,这位中庭司令立刻下令道:“破碎者号,全体人员离舰。”

    “确认坐标:绿色斑点。虚空母兽所在。”

    ——中庭人已经牺牲很多了,想来不介意再多我一个。如此想到,席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发射光矛,然后撞上去。”

    舰桥司令室内,除却控制员按照舰长指令确定灵能光矛发射坐标和撞击坐标的动静外,没有半点声音。中年司令闭上眼睛,坐回了自己的指挥椅上,他身前的光幕显示出一个长长的抛物线和一条直线,那正是破碎者号坠落和灵能光矛发射的轨道,但他却没有半点想要前往紧急脱离口的打算。

    “引擎自爆倒计时……220,219,218……”

    但就当因为战舰不在抵御海神星引力,开始缓缓朝着其表层坠落,并导致一瞬间的失重时,席拿突然睁开眼睛,他环视周围,愤怒的对周围的指挥人员骂道:“我说了全体人员离舰!你们这群该死的白痴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没有一个人回应他。所有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人用光幕调出自己和家人在殖民星的照片,有人正在用灵能频道对自己远方或许还存在的亲人留言,有人正在流泪,有人正在骂着自己愚蠢,为什么要因为一时的冲动陪着一大群人陪葬,而他的身边,他的朋友正在打趣,他们的灵魂可以一同上路,然后在母树处融为一体。

    第三舰队全员都是故乡被母兽所毁灭的人,他们本来就已经没有了回归之处。

    没有人离开。

    战舰正在下坠,灵能光矛已经发射了四轮,数百万度高温的灵能光矛击穿了母兽外甲壳,这对虚空母兽而言原本算不上什么伤势,但海神星的强烈气流却扩大了这个伤口,让母兽体表的物质流失。但正因为如此,破碎者号内部除却代表能源紧张的红色紧急光外,没有了任何光芒,而原本轰鸣的灵能引擎更是渐渐的停止了运转,但光芒却越来越明亮,超负荷运转的暴躁灵能正在继续,等待着爆发的瞬间。

    “引擎自爆倒计时,82,81,80,79……”

    不仅仅是破碎者号,还有许多战舰正接二连三的下坠,它们同样发射光矛,攻击母兽,带走它体表的一部分质量。就如同钢铁的雨,混杂着高热的光流,一艘艘紧急逃生舱从正在脱离轨道的战舰上飞出,被其他没有下坠的战舰接收。这一幕是无声的,就如同死亡一般。

    懒得再去呵斥自己不听话的船员,席拿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的脑海中如同走马灯一般浮现了许多镜头,但没有一个是有关于他自己的,这让中年人不禁心中暗怒:他原本是打算死前回顾一下自己的人生,结果本能却硬是不如他所愿。

    “真是让我难办。”

    而就在这时,一个令席拿感觉陌生的沉稳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敢于牺牲是好事,勇敢的人谁都喜欢,但却是增加我和乔修亚的工作量。”

    “给我好好的活下去,别老想着送死——当英雄,可轮不到你们。”

    伴随着仿佛是奚落,又仿佛是赞扬的话语,席拿顿时感觉到自己周身被一道幽蓝色的光芒所包裹——伴随着令他这个舰队司令感觉异常熟悉的时空波动泛起波澜,他便在一声惊呼中不知道被传送到了哪里,而整个战舰内部——甚至是所有正在下坠,准备自爆的中庭战舰内部的中庭人都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而伴随着幽蓝色的时空通道在站在母兽头顶,四臂的钢铁巨人身后开启,诺查丹玛斯的传奇化身出现在了乔修亚的身侧,而战士没有回头,只是在精神链接中道:“休息好了?”

    “勉强能用一招。”

    被虚空母兽用足以瞬间蒸发一座城市的高能激光正面射中的老法师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再多我就要死了。”

    “那就定住下面的那个大家伙——只需要一秒不到就够了。”

    钢铁巨人张开了自己的四只手臂,庞大的引力场变动,令海神星中无穷无尽的氢与氦仿佛倒流的瀑布一般,汇聚进他的怀中。乔修亚一边汇聚着这些无论是诺查丹玛斯,还是一直使用灵能,从没怎么研究过微观物质颗粒的中庭人都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微观元素,一边轻声道:“到时候需要你带着我撤退——记住了,一定要跑的足够远!”

    “放心好了。”

    诺查丹玛斯先是皱着眉头看了脚底巨大的虚空母兽一眼,他感觉有些棘手——用时空法术固定住这么大的家伙几乎不大可能,即便是他付出一定的代价,也只能说有成功的可能。但对乔修亚后面一个要求,老法师却痛快的答应:“不能保证成功,但会尽全力——那我先去了。”

    话未说完,没等乔修亚回话,他便化作一道蓝色的流光,飞向虚空母兽所在的方向,而不久之后,伴随着一阵时空波动,巨大的虚空母兽居然真的就这样暂停了短短的一瞬,能够隐约看见那厚实的气体层背后,有一个幽蓝色的人形正翻阅着自己的魔导书,燃烧着书中的书页,以消耗魔导书本源力量为代价,竭尽全力的维持着空间的凝固。

    而就在这短短的一瞬中,乔修亚做了很多事情,在他的精神海中,萤与凛正与他的灵魂共鸣,三人份的精神正在辅助他进行极度复杂的运算,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于是庞大到足以遮蔽中庭人舰队的巨大氢氦气团被他从海神星表层中吸引而出,然后急速的被战士的钢之力压缩,凝聚,化成了微不可查的一个小点。

    “既然都是氢和氦,那么核聚变也没什么奇怪的。”脑海中闪烁着古怪的想法,乔修亚看着自己怀中,被他压缩凝聚到了极致,几乎无法快要用肉眼看见的无数氢氦聚合体,浑身上下顿时亮起了刺目的金红色光芒,而伴随着战士一步一步的提高能量输出,将无穷尽的能量和热量输入进他怀中那几乎快要爆炸的小点,飓风骤起,令空间都为之沸腾的热流四溢,甚至吹散了海神星表面的部分气体。

    而赤红色的光芒,照亮了半个海神星。

    此时,一颗金色,跃动的小型太阳被乔修亚抱在怀中,正如当初他握着自己的心脏那样,炙热到极点,源于宇宙创始的力量正在他的四只手臂的中间涌动,而战士的脑海中除却虚空母兽的坐标外什么都没有,除却彻底将母兽毁灭外,他什么也没有想。

    ——单单凭借大量的氢和氦就进行核聚变奇怪吗?

    实际上,当然很奇怪,很匪夷所思。但是,魔法和超凡力量,本来就是奇迹一般的事物,它存在的目的,就是让人办到不可思议,奇迹一般的事情。

    传奇强者乔修亚,认为自己办得到这样的事情。

    所以,今天,他没有按照自己以前的想法,将虚空母兽推入太阳。

    而是将太阳推向了它。

    下个瞬间,核聚变形成的火海,点燃了海神星。 新书推荐:花都捉鬼小道士、 都市无敌剑仙、 校花之至尊高手、 重生之最强皇帝、 葬鬼经、 茅山鬼术师、 航空霸主、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快穿:我只想种田、

看过《燃钢之魂》的书友还喜欢